欢迎来到国际医疗器械(山东)博览会!
logo
2020第44届国际医疗器械(山东)博览会
暨医院管理国际系列论坛

2020年11月

山东国际会展中心

chenghua

展商新闻

战疫40天,鱼跃驻鄂工程师眼中的生命纪实

我是朱艳波,孝感人,是鱼跃常驻武汉的呼吸机工程师。1月中旬,武汉医院的病人激增,我安装调试了几十台无创呼吸机,当时都以为是普通流感,没人在意。

 

等回老家的第二天,武汉封城了。医院的物资缺口很大,电话一直在响。除夕夜,接电话到11点,一夜未眠。

 

 

请愿

 

前线需要我,我要去武汉。公司内外的协调都很顺利,人事特地开了通行证。我跑遍了交警大队、指挥部、卫生局,就是不许进城,管得太严了。

 

物资也进不去,到处都是战斗状态。医院、医生、患者都急需呼吸机。有一位80岁的老人感染肺炎,家属辗转找到我,直接在电话里就哭了:“医院的床位不够,老人只能居家隔离,请你救救我们!”

 

我马上联系装机,因为隔离,家人也不能和老人密切接触。我一边给他们发操作视频,一边视频指导他们调参数。也不是一个电话就能完全教会,还很多细节都需要反复沟通。

 

最忙的一天接了200个电话,睡觉都有幻听,老觉得电话又响了。

 

最焦虑的是,我还是不够快。有一位住院病人,家属说医院设备不够,自己想买呼吸机,等协调好机器再联系他们,医院说不用了,人走了。

 

 

默契

 

因为物资紧张,把防护服留给医生成了所有人的默契。装机和调试在医院门前完成,装好了再由医务人员推进病房。这样就不用浪费一套防护服,我带着普通口罩、帽子、手套就可以开工了。

 

 

当然也会担心自己会不会传染,会不会连累家人。家里人比较多,孩子还小。每次装机回家我都仔细消毒,一个人吃饭,一个人一间房。

 

孝感也有装机需求,每次有新任务,自我隔离期就会往后延。尽量避免接触,也成了家人之间的默契。从过年到现在,我几乎没抱过孩子,只能站远一点拍拍照。

 

会害怕、会心酸,但这个时候不能计较这么多,患者都在等着机器救命,总要有人去。

 

 

驰援

 

最担心的事,还是能不能及时保障前线。集中收治之后,武汉同济医院在5天之内需要150台呼吸机到位。

 

物流是个大问题,一开始快递说发不了武汉,后来可以发到医院,再后来只能发到自提点。

 

我开始协调,好在从公司到经销商都很支持,从武汉派了货车去提货。一开始司机很担心能不能及时拿货,直接把车子开到生产厂房,说只要有货就拖走。

 

 

后来发现鱼跃的政策是:不管什么货物,只要湖北有需求,100%先给湖北。提货后,医院打来电话,特意强调一到货就立刻通知他们,哪怕是凌晨三四点交接也行,早到一分钟,就能早一分钟开始救治。

 

 

曙光

 

这场战疫中,我看到很多志愿者默默奉献了很多。但大家也都是平凡人,也都有无助的时候,都是相互取暖。

 

现在孝感的防控还没有降级,我一直在工作,其实对时间已经失去了概念,就记得最后一次装机是10天前,在县城的中医院,病人已经不多了。

 

最高兴的是,已经很久没接到求助电话了。这是好现象,我们都盼望疫情尽早结束。

 

 

 

 

  让科技律动生命 

 

长按识别二维码

享受更多福利→